<span id="jfv55"><noframes id="jfv55">
<th id="jfv55"><video id="jfv55"><th id="jfv55"></th></video></th>
<th id="jfv55"><noframes id="jfv55"><span id="jfv55"></span><span id="jfv55"><video id="jfv55"><span id="jfv55"></span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jfv55"><video id="jfv55"></video></span>
<progress id="jfv55"></progress>
<span id="jfv55"></span>
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第三章 南溟溪來了
????上決思灰看著突然消失的兩個人,微微搖搖頭,雖然早就知道這世間有妖魔,可畢竟是第一次見,意猶未盡的想起那張明亮驚艷的面龐,發了一會兒呆。

?????當他聽到門外的喊聲時,競覺得是跨越了遙遠的時光才回來,不可思議的想到這就是遇見妖魔的后遺癥吧,又抬眼望向門外冷聲道,“什么事?”

?????門外不知喊了多久,嗓子都有些沙啞的小丫鬟暗自松了一口氣,清脆的說,“西平王已經等在大廳了,大少爺請您去呢?!?br>
?????“知道了?!鄙蠜Q思灰平靜的回答,聽到小丫鬟離開的腳步聲,有些木訥的拍拍自己的頭,像是要將花上月令的臉從自己的腦袋里趕出去似的。換了衣服急匆匆往外走,又瞥到掉在地上的外衣,怔了一下,他的眼前仿佛又出現了那個攝人心魄的胴體,“色即是空,色即是空......”他努力甩一下頭,深吸一口氣,想著這妖精定是有些來頭的,于是仔細想了想,走到書房的一角,去將母親生前送他的辟邪玉佩掛在身上。

?????前些時日他剛剛立了戰功,龍顏大悅,皇上對他格外器重,賞金豐田不說,還要晉官加爵,各個皇子更是整日圍繞在他身邊進行拉攏,他偏是個不愛應酬的人,要不是大哥催得緊,這個西平王他也是懶得理的。

?????西平王正等在大廳,遠遠見上決思灰來了便起身迎接,一番寒暄之后,悄悄將他拉至一旁,笑瞇瞇道,“我知將軍不好女色,可今日本王偏要領你去趟迷仙樓,那里新得一位霓裳姑娘,傾城傾世,你只需見見,再做定奪,如何?”

?????上決思灰很是惱怒,他向來厭煩這種應酬,尤其是拿女色作為饋贈的應酬。

?????可是,他一個人是拗不過一大家子人的,尤其是他的大哥,長兄為父,是個精明的商人,總是能拿捏好適度的尺寸,讓他無話可說的照辦。

?????迷仙樓,是這城中最熱鬧的青樓,上決思灰從未來過,卻也知道它的名氣。

?????西平王定了最好的包廂,本意是將整個二層包下,卻被上決思灰制止了,他說難得來一次,看看人生百態也好。

?????南溟溪追來了,花上月令卻并沒有跑路。

?????她現在就站在這個青樓門口,悵然駐守,“迷仙樓,迷仙?”她呆呆的看著那三個大字,啞然失笑,扭頭對彌子道,“這不就是形容的我嗎?”

?????彌子左顧右盼惶惶恐道,“主人您現在還有心情開玩笑啊,咱們再不跑可真就來不久了?!闭f著就要來拉花上月令的胳膊,卻被無情的甩開了。

?????只見花上月令大步流星的朝里面走去,她身上的裝束隨即變成男裝。

?????“主子!”彌子在身后焦急的跺著腳,心想著,完了完了,這次一定會被南溟溪逮住了,可憐他十年的修為啊,這懲罰實在是慘重。

?????花上月令卻沒有任何顧慮,她容光煥發的朝里面走去,有模有樣的揮金如土,不一會兒便將這里的老鴇吸引了過來。

?????老鴇年逾四十依然保留些許風韻,她諂媚淺笑,“這位爺,您有什么需要盡管提,我們迷仙樓應有盡有?!闭f著就要人去喊姑娘,被花上月令攔住了。

?????她瀟灑的揮揮手,“不著急,我先問你個問題?!?br>
?????“噯,好說好說,您問?!崩哮d微笑著站在身旁,側耳恭聽。

?????“迷仙樓,為什么要叫這么個名字?”花上月令坐在大廳中,一身白玉綢緞很是扎眼,像個漢子一般翹著二郎腿,帥氣的將手中的折扇打開,她忘了現在是寒冬。

?????老鴇愣了一下,這迷仙樓從她接手時就叫這名字,至于為什么,她從來沒有想過,可是客人既然問了,她便靈機一動,訕訕回道,“迷仙啊,就是讓神仙也流連忘返的地方嘛,春宵達旦,永不停歇的意思?!?br>
?????“哦,是這樣?!被ㄉ显铝钊粲兴嫉狞c點頭,抬眼一看,忽是一笑,微微招了招手,“來,這邊呢?!庇指哮d要了酒菜,打發她下去。

?????門中進來一女子,英姿颯爽,格外精神,瓜子臉,線條柔和卻總給人一種凌厲的感覺,在她進門的一瞬間,撲面而來的一股冷氣頓時讓整個樓中人打了個寒蟬。

?????再看她懷里的抱著的卻是一只人們從未見過的火紅烈焰毛色的狐貍,正在她的懷里瑟瑟發抖,人們很難將自己的眼神從他們身上移開,這一人一物都是那么與眾不同,傾世罕見。

?????老鴇拿在手中的手帕掉落在地,她敢發誓,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見到美女沒有想強搶的欲望,這個姑娘的美帶了種冰冷,以及拒人于千里外的氣勢,還有睥睨一切的高貴,這一切都讓老鴇不由自主的顫栗。

?????讓整個樓中的人莫名其妙的驚慌著。

?????只有花上月令悠哉的坐著,望著她懷里的狐貍嬌媚一笑,頓時整個樓中的寒氣便散了,“溟溪,來這邊坐?!彼?,在她說這句話的時候,整個樓中的空間都被南溟溪靜止了。

?????花上月令親昵的樣子好像是剛剛約了人家來喝茶聊天的,完全不像是狼狽被捉。

?????只見南溟溪虎著臉走過來,一把將懷中的狐貍扔給她,順便附贈一個大白眼,不耐煩的說道:“玩夠了嗎?”

?????花上月令只顧愛憐的摸著那只狐貍,喃喃自語道:“我可憐的彌子,一轉身的功夫就被你奪去了十年修為,好不容易修煉的人形也維持不住了,彌子,嗚嗚,我可憐的彌子......”

?????“花上月令!”南溟溪一聲咆哮,毫不顧忌的發泄著自身的怨氣,“你竟然還好意思哭?彌子都是被你害的,私自闖入人間可是大罪,你卻三番五次當做兒戲!”

?????花上月令淚眼婆娑,無辜的眨了眨眼哽咽去拉她的手,道:“溪溪,我錯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??墒悄惆研逓檫€給彌子,好不好?”見南溟溪不為所動,她又撇撇嘴角,可憐兮兮哭著,“算了,像你這么冷血心腸的神仙,怎么會在乎一只妖呢,還是我來吧?!?br>
?????說著便一掌劈出來,要將自己體內的元氣輸給那只狐貍,這時,一直冷著臉的南溟溪終于有了一絲動容,兩指輕輕一彈便將花上月令的手臂壓了回去,彌子也在彈指間回落到南溟溪的懷中來。

?????花上月令明艷的面龐露出一抹乖戾的笑,“我就知道,你舍不得浪費我的修為?!?br>
?????南溟溪從掌心中托出一團赤紅氣體,輸入彌子體內,不多時,狐貍低低嗚咽一聲,霎時間恢復了人形,又是那樣妖冶的一枚絕色男子了。

?????“彌子?!被ㄉ显铝顨g喜的摸摸他的頭,親昵的喊著,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。

?????彌子卻是無心跟她眉來眼去的,因為他忌憚南溟溪,在南溟溪面前也只有他的主人敢放肆了。
乌克兰少妇XXX,么公又大又长又粗又硬又爽,午夜性色福利刺激无码专区
<span id="jfv55"><noframes id="jfv55">
<th id="jfv55"><video id="jfv55"><th id="jfv55"></th></video></th>
<th id="jfv55"><noframes id="jfv55"><span id="jfv55"></span><span id="jfv55"><video id="jfv55"><span id="jfv55"></span></video></span><span id="jfv55"><video id="jfv55"></video></span>
<progress id="jfv55"></progress>
<span id="jfv55"></span>